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怀念旧版

首页 私法动态 私法名家 私法研究 私法讲坛 私法茶座 私法书架 私法课堂

>   资源共享   |   列表

 

【民法总论】许某诉被告崔某不当得利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14日 点击次数:2740

    【案例索引】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2012)黄浦民一(民)初字第446号
 
    【案情】
    原告许某。
    委托代理人陈某,上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洪某,上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崔某。
    委托代理人朱某,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许某诉被告崔某不当得利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许某及其委托代理人陈某、洪某、被告崔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朱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9年原告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被告,双方成为朋友,2009年9月8日,原告为向被告购买南非钻石向被告转帐汇款人民币30万元,但被告嗣后并未向原告交付钻石,且否认原、被告双方之间存在钻石买卖合同关系,认为原告向其支付的人民币30万元系代案外人李某支付给其丈夫夏某的投资款,原告自认为其向被告支付人民币30万元系钻石购买款依据不足,且被告对此亦矢口否认,故原被告之间的钻石买卖合同因缺乏双方的合意并不成立,但原告与案外人李某之间并不存在代付投资款的关系,被告收取原告人民币30万元缺乏法律或合同上的依据,该款属不当得利,原告故起诉来院要求判令:被告崔某返还原告许某不当得利人民币30万元,并支付该款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利息损失(自2009年9月8日起计算至实际还款之日止)。
 
    原告为证明其诉讼请求,提供了以下证据:
 
    1、工商银行个人业务凭证;
    2、2011卢民一某号民事判决书、庭审笔录;
    3、江苏省某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4、某银行对帐单。
 
    被告辩称:原、被告双方之间不存在不当得利,原告转帐的人民币30万元系原告代案外人李某支付给被告丈夫夏某担任股东的某市某公司的投资款,被告业已将该款转交,未获得利益,故对该款无返还义务,且原告作为付款人,理应承担被告收款无合法依据的举证责任,但原告对此举证不能,应予驳回其诉请,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同意。
 
    被告为证明其上述主张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
 
    1、被告银行对帐单;
    2、2009.9.1唐某与李某的股权转让书;
    3、市某公司章程(2009.9.9签订);
    4、李某证词(某市某公司原股东施某与某市某公司的诉讼中,李某为施某作证的证词); 
    5、法院应诉通知书(某英的儿子罗某起诉杨某的民间借贷纠纷);
    6、某法院李某作证笔录。
 
    经质证被告对原告证据1、2、3、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4表示不予质证。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证据1、2、3、6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4真实性无法确认,对证据5认为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许某的证人李某出庭作证,证明原告是其姑妈某英的朋友,与其不是很熟悉,其并不认识被告,其在2009年9月左右向被告丈夫夏某支付现金人民币50万元用于购买案外人唐某及施某名下的某市某公司股份,被告丈夫夏某在2009年8月28日向其出具了收据。但其从未委托原告为其向某市某公司代付过投资款。
 
    原告许某认为证人李某所述属实。
 
    被告崔某对证人李某证言不予认可,认为李某可能不知道原告代他支付了投资款。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崔某的证人唐某出庭作证,证明其原是某市某公司股东,占有30%股份,2009年9月1日通过被告丈夫夏某与李某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费用15万元,转让30%股份,但实际转让费用为30万元左右,均是夏某向其支付,其从未与李某发生过经济来往。
 
    原告许某对证人唐某证言不予认可,认为其陈述与其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不一致,且协议约定转让金要在协议签订前一次性支付给证人唐某。
 
    被告崔某认为证人唐某所述属实。
 
    根据上述庭审举证,质证,证人作证,结合当事人的陈述,本院认定以下法律事实:
原、被告双方系朋友关系,2009年9月8日,原告自其名下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向被告转帐人民币30万元,2011年10月8日,原告曾以原、被告之间存在钻石买卖关系而被告未交付钻石为由起诉来本院,要求被告返还货款并承担利息损失,被告辩称:
 
    原、被告双方之间并未发生过钻石买卖关系,原告转帐的人民币30万元系原告代案外人李某支付给被告丈夫夏某担任股东的某市某公司的投资款,被告对该款无返还义务,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同意,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2011)卢民一(民)初字第某号民事判决书以原告未提供相应证据以证明原、被告双方存在钻石买卖合同关系,故对原告所称原、被告双方存在人民币30万元的钻石买卖合同关系的事实主张不予认可,鉴于原告诉请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故判决对其诉请予以驳回。现原告以被告占有原告人民币30万元为不当得利再次起诉来院。
 
    又查明:案外人唐某及李某于2009年9月1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唐某将其持有的某市某公司的全部股权15万元(占公司注册资本的30%)以人民币1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李某。李某于2009年9月1日前将股权转让款以现金方式一次性直接交付唐某。2009年9月9日某市某公司股东李某、夏某、杨某签订了公司章程,约定三方出资方式及出资额度。其中李某应认缴出资额为人民币225万元。
 
    【审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原、被告双方是否存在不当得利?被告是否应当返还不当得利并支付利息损失?
 
    本院认为:根据本院查明事实,原、被告双方均确认原告向被告银行转帐人民币30万元,但双方对于该转帐款人民币30万元的用途说法不一,原告曾以原、被告之间存在钻石买卖关系而被告未交付钻石为由起诉来本院要求被告返还人民币30万元,后因证据不足被本院驳回,本案中原告仍称系为向被告购钻石而汇款人民币30万元,因被告否认双方有买卖关系,原告才起诉被告不当得利,根据原告陈述,其向被告转帐人民币30万元系出于购买钻石目的,并非欠缺法律上的原因。其次根据法律关于不当得利的规定来看,给付欠缺原因型不当得利中的给付欠缺原因并非单纯的消极事实,原告作为不当得利请求权人,应当对欠缺给付原因的具体情况负举证责任,因为原告在本案中系主动向被告转帐人民币30万元方,其给付数额、给付对象明确、具体,原告是使财产发生变动的主体,其主张自己所为之给付行为无因,只能由其自行承担举证责任,鉴于原告在本案中未对欠缺给付原因的具体情况予以举证证明,故原告所称的原、被告双方之间存在不当得利的主张本院不予认可,被告无需向原告返还不当得利并支付利息损失,原告诉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难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许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800元由原告许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来源: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民商法学科

版权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步楚君

上一条: 【民法总论】郭景忠诉天津石油集团天泰石油有限公司、蓝星石化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

下一条: 【民法总论】前承包人放弃时效利益能否及于承包企业和开办单位

版权所有:中国私法网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私法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