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1.1 401 Access Denied HTTP/1.1 401 Access Denied 79]前引[76],马俊驹书,第267 X92页。
[80]参见萨孟武:《政治学与比较宪法》,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第335页以下;另参见沈宗灵:《比较宪法》,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64页以下。
[81]参见前引[78],张新宝文。
[82]参见马强:《试论贞操权》,载《法律科学》2002年第5期;郭卫华:《论性自主权的界定及其私法保护》,载《法商研究》2005年第1期。
[83]参见前引[22],王泽鉴书,第131页。
[84]参见前引[22],王泽鉴书,第132页。
[85]《上海首例侵犯贞操权案原告获赔3万》,载《人民法院报》2014年9月18日第3版。
[86]参见马骏驹、刘卉:《论法律人格内涵的变迁和人格权的发展》,载《法学评论》2002年第1期。
[87]Vgl. BGHZ 106,229.
[88]参见杨立新:《人格权法》,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第633页。
[89]参见张俊浩主编:《民法学原理》(修订第三版),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57页。
[90]在日本,曾出现过多起围绕吃机噪音的损害赔偿及禁止诉讼,初审法院认为“与个人的生命、身体、精神及生活有关的利益列属各人人格之本质性要素,可将它们总称为人格权,此一人格权是不论任何人都不得随意侵害的,当出现此类侵害行为时,必须认可相关排除之权限”。最高法院认为“认可所谓的人格权乃至环境权这类私权,并基于这一权限来认可被告方的禁止请求,对于这一见解,从保护法制稳定性观点来说,我当前尚无法立刻表示赞同。”参见前引[19],加藤雅信文。
[91]参见刘长兴:《环境利益的人格权法保护》,载《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3期。
[92]参见前引[22],王泽鉴书,第292屯93页。
[93]参见王利明:《试论人格权的新发展》,载《法商研究》2006年第5期。
[94]参见前引[78],张新宝文。
[95]参见前引[88],王泽鉴书,第193页。
[96]参见赵万一、胡大武:《信用权保护立法研究》,载《现代法学》2008年第2期。
[97]参见前引[45],王利明文。
[98]See Richard G. Turkington&Anita L. Allen, Privacy Law: Cases and Materials, 2nd ed, St.  Paul:  West Croup, 2002,pp. 648-649.
[99]参见杨立新主编:《中国人格权法立法报告》,知识产权出版社2005年版,第472页。
[100]参见前引[99],杨立新主编书,第483页。
[101]参见[德]迪特尔?梅迪库斯:《德国民法总论》,邵建东译,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809页。
[102]参见前引[22],王泽鉴书,第111-112页。
[103]在德国,也有学者对山民法典第823条第1项“其他权利”解释出来的各类“框架权”提出批评,认为创造这些权利只是因为他们具备“最起码的要件”,为了防范“直接的”侵害,因此其权利效力较弱。参见前引[101],梅迪库斯书,第64页。
[104]参展孙宪忠:《防止立法碎片化、尽快出台民法典》,载《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13年第1期。
[105]参见王利明:《民法典体系研究》(第二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430页。
[106]参见前引[27],曹险峰文。
[107]参见孙宪忠:《我国民法立法的体系化与科学化问题》,载《清华法学》2012年第6期。
[108]持相似观点的学者,参见前引[78],张新宝文。

来源:《中国法学》2015年第3期

版权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刘刚

版权所有:中国私法网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私法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027-88386157